主角叫秦风 俊美男子大夏不倾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30 15:11:05作者:小林

小说:大夏不倾

小说:都市

作者:十相

角色:秦风 俊美男子

简介:百年前,永夜灾难降临。那一夜神魔乱舞。一个个早已灭绝的旧族在这颗星球复苏,无数生物发生变异,除却大夏其他国度一个个怪物自神话中走出。短短几月间,除大夏意外其他人类国度沦为生命禁区。几十年后,大夏北疆告破,三十一军覆灭,一个幼儿承载三十一军的火种活了下来。

《大夏不倾》免费阅读

是夜。

大夏西北边疆,这里常年被无边际的森林覆盖。

冬夜的寒冷刺骨噬人,漫天大雪纷纷扬扬。

“班长,我……我感觉我快不行了。

我妈还等着我回家呢,还等着我回家呢……

一定要替我照顾好她,她腿脚不好。”

月光下,森林的边界外一名身着暗青色军衣的战士竭尽全力的往哨塔跑去。

他的背后趴着一位年轻的小战士。

战士年岁不大,脸上还透露着稚嫩。

腹部贯穿的伤势与寒冷的侵袭让他眼里的光芒已经开始慢慢消散。

“闭上你的臭嘴,要照顾你自己去照顾!老子凭什么去为你做事。”

小战士笑了,他知道班长一定会帮自己的。

他感觉眼皮越来越沉了,很困。

真的很想睡觉。

好温暖啊,班长。

“给老子回话!装什么死人!”

小战士没有回话,只是嘴里开始不断的呢喃娘与回家这些字眼。

战士怒骂一声,眼里泪水流出,脚步不停。

哨塔就在前面,那里可以把这边的情况传回总部。

那里也是小战士生的希望。

他扭头看了一眼身后。

漫天的火光已渐渐落下帷幕,黑夜成为了主色调。

那里躺着三十一军的所有战士。

“怎么会有平民!”

往远处跑了数千米,一辆抛锚的军用越野车停在那里,又跑了数里,他看到了一对身着兽皮大衣抱着婴儿的夫妻。

自从永夜降临之时,边境线周边的所有平民已经撤向了内陆,这里怎么可能会出现。

“我们是调研部的。”男人开口。

两个小时前,调研部的人应该已经撤了。老战士没有再问,因为身后不远处已经开始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他看了一眼二人怀中的孩子。

孩子圆嘟嘟的,一双小手从厚厚的兽皮中伸出,笑着向战士挥手。

老战士将粗糙的双手伸了过去,食指被孩子小手紧紧的拽住。

新生的生命就是这样,他们好像是希望。

,总能感染他人。

下一刻,他笑了。

下了一个决心。

“去哨塔传信,三十一军全员战死,西北边疆出现大规模二级变异蚁群,圆桌骑士会瘟疫骑士出现。然后不要停,向南走!直到安全!”

老战士缓缓将已经冻僵的小战士放在地上。

腹部的渗出的血液已经被冻成了冰渣,掉落在雪地上猩红刺目。

“还有,淮烟市冬林县……,那里住着这孩子的母亲,如果可能,代我照顾一二。”

接着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枚暗红色的徽章,徽章整体形象是大夏神话中的龙头形象。

背后刻录着“灯塔”二字。

他轻轻抚摸,接着扯掉胸前三十一军的标识。

将两枚徽章放在了婴儿的手中。

“走!”

战士看着呆愣的两人,大喝一声。

二人却是不为所动,对视一眼,相互点头,女人抱着孩子向灯塔跑去。

男人低头抽出了小战士腰间的战刀与枪,与战士并肩而立。

“滚!逞什么英雄。去护好你的妻儿!这种事,交给我们军人。”

老战士夺过长刀,一脚踢翻男人。

他看的出来,眼前男人不过是个普通人,自己一位解锁了三级基因锁的三阶战士都不敢保证能拖延那群怪物多久。

何况一个普通人。

在自己冷冽目光的逼迫下男人终于动摇,转身向女人追去。

雪白的地平线上密密麻麻的黑影由远及近,无边无际。

一只只体长近三米的黑色工蚁口器上冻结着殷红的血液,它们整齐有序的推进着。

“他们应该走远了吧!”

老战士手握黑色双刀,目光坚定。

“以我身,筑长城;以我血,燃灯塔。”

他大喝一声,如同离弦之箭化作流光冲向蚁群。

他刀法干练,将军中刀术发挥到了极致。

此刻他的瞳仁漆黑,似是可以吞噬一切。

一只只工蚁被肢解,无数断肢飞舞,蚁群出现了骚乱。

随着时间的推进,老战士感觉到体力在慢慢的流逝,自己已经撑不了多久。

这些巨蚁中混杂着有二阶战士实力的兵蚁,刚刚更是有一只自己斩不开护甲的淡蓝色兵蚁划开了自己的腹部。

远处,一位身着白衣骑着白马的骑士静静伫立在高地上。

他头戴王冠,手持白弓。

他望着老战士,缓缓举起了长弓。

…………

日升月落,岁月流迁,十六年后。

骄阳如火,丝丝热气不断抽离着行人体内的水汽。

秦风静静的站在路边,任凭这嘈杂声踏耳而来。

他喜欢这些市井声音,散发着活力。

三,二,一,零。

人行信号灯由红转绿,秦风随着人流穿过马路。

“鱼已上钩。”

秦风穿过马路后,便拐入了一个偏僻的巷道。

淮烟市旧城区就是这样,高楼间无数的缝隙形成了复杂繁密的系统,这里是执法者难以触及的的地方,一般人进入其中很难再走出来。

昏暗的角落中滋生着无数罪恶。

秦风身后十几米远处吊着一位身着正装的俊美男子,男子看起来年岁不大,应该十六七岁,与秦风差不了多少。

但秦风明白身后男子起码已有百岁高龄,当然身为血族的男子显然正值壮年。

身着干净利落的二人很快吸引了寄生于黑暗中的人类的注意。

一名小女孩突然拽住秦风衣角,秦风没有理会,打掉女孩摸向自己口袋的手,继续往前走。

血族轻巧的躲过散发着恶臭的拦路者,目光紧紧锁定秦风,眼中是猫戏耗子的戏谑。

在他眼中秦风是一场盛宴,很少在普通人身上见到如此纯净的血液。

这是他们低阶血族很少能狩猎到的猎物。

对方就像一个受惊的小老鼠,在繁杂的“下水道”中乱跑。

他喜欢这种感觉。

“小子别再跑了,我累了。乖乖过来,你很不错,我会考虑给你初拥的。加入我的族群,成为血族的一员吧!”

血族青年伸了伸懒腰。

“你这种低阶的蛆虫能初拥?身边尸鬼都没几个的杂血虫子。”

秦风轻笑。

“你找死!”

血族没有看到希望中的那种惊慌,看着对方嘴角的笑意。

一瞬间满腔怒火直冲大脑,瞬间化作一道影子冲向秦风。

撕拉,一道黑影划破空气,狠狠与秦风撞在一起。

反射着黑光的指甲就差一点点距离便可扎入秦风胸膛。

在秦风的钳制下他再也不能寸进。

二人一触即分,再次拉开距离。

“怎么?你在等你的队友吗?不好意思,他们可能遇到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