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化,我的身体失控了林一 老赵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5 20:04:59作者:小黑

小说:异化,我的身体失控了

小说:都市

作者:白玉有霜

角色:林一 老赵

简介:你是否相信,在每个人的意识深处,隐藏着一座心灵迷宫?我们受困于此。这里连接未知,沟通神秘;每个挣脱之人都将化身超凡。一次意外,林一白发现自己的迷宫竟然可以困住神灵。恶作剧之神洛基、海神波塞冬、天使之王路西法……统统收入其中!哦?只是他们的禁忌灵?没关系,变强才是硬道理!自此,他开始扮演、消化,并拥有神灵之力。

《异化,我的身体失控了》免费阅读

咚!咚!咚!

心脏剧烈地跳动。

林一白竭力想睁开眼,重重叠叠的幻影却如同实质般堵在他眼前,让他竭力积攒起的虚幻力量瞬间粉碎,层层崩塌。

怎么回事?不就趁早课小睡了会,还是最让人头疼的数学课。

艹,早知道昨晚不熬夜追番了,结局还踏马烂尾,爷的青春啊……

我靠,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

醒醒,快醒醒!

……

“一白,别睡了,老师好像在看你……”隐蔽的声音从林一白侧方传来,有人用胳膊肘撞了下他。

然而。

“啪!”

一枚白粉“子弹”高速运行,精准命中林一白脑门,清脆响亮,刺激着他彻底摆脱了刚才那虚幻的桎梏。

“我擦,老子中枪了?”林一白从座位瞬间弹跳起来,额头浸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哈哈哈……”教室里爆发出欢快的笑声。

“噗,”同桌的男生强忍着笑,小声调侃道,“一白,你刚不会在梦里正经历枪林弹雨吧?咋还中枪了。”

枪林弹雨倒没有,长满滑腻触手,浑身变得肿胀流脓要不要了解下?

想起刚才的梦境,他此刻还有些后怕,自己化身的巨型怪物,突然就被干碎了,导致整个人直接宕机。

没有回应对方的调侃,他内心腹诽道,玛德,差点就被一波送走。

不知怎么回事,他内心莫名其妙浮现出自己会死的念头。

最近经常做这类奇怪的梦,随着时间推移,一次比一次严重。

而每次伴随着梦境降临,他都有种真正身临其境的感觉,能清晰感受到心脏悸动,那种感觉……就像无数次真实的经历……

多亏老赵“枪法”了得……不对,林一白狠狠咽了口唾沫,抬头看到老师怒发冲冠朝他走过来。

“安静!”

粗犷的声音瞬间盖过整间教室,这位数学老师身宽体胖,圆圆的脸上却并不和蔼。

教室很快恢复安静,同学们目光齐刷刷向五排三座打来。

“林一白,这周几次了?!给我站外面去!知不知道下周模考?还有脸睡觉。”老赵扯开嗓门冲着林一白开火,唾沫星子火花般溅射。

林一白自然不敢触老师霉头,毕竟他可是深知老赵暴脾气,上次因为作业没完,被罚在教学楼前站了小半天。

但他觉得自己这回还能救一波,于是沉吟半秒,脱口而出:

“哦,知道了老师。可是下周考试要不我还是教室听吧。”

“滚粗克!”

“嘿嘿。”同桌幸灾乐祸笑出了声,目光同情。

“还有你,吕秋!上课交头接耳,外面站着!”

“啊?”吕秋傻眼,笑容立刻凝固,苍天啊,我招谁惹谁了。

看着两人悻悻走出教室,老赵这才满意地收回目光。

十一月的安城秋高气爽,金黄色树叶簌簌落下,点缀大地,将整座城市装扮地分外迷人。

“唉,一白,真特么倒霉啊,老赵的课我是节节认真听讲,哪成想这家伙一点情面都不留。”

安城六中的走廊上,穿深色校服外套、白色运动鞋的少年笔直站立,眉头紧皱,小声地跟同伴吐槽道。

“老赵这人就是好面子,站就站呗,就当提神了。”林一白斜靠墙壁,膝盖微弓,手里拿着一本摊开的数学书,纸张反射出早上九点的太阳。

“提神?”吕秋翻了个白眼,表情担忧地说道,“下周考试你不准备吗?这节老赵刚好讲到重点……”

“吕秋,你看昨天新闻了吗?安城这周短短四天已经有七个人失踪了。”林一白打断道。

“这个我知道,有两个还是我家附近的,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说到这,吕秋表情一顿,满脸神秘,“我听说人都死了,现场好像有人发现了血迹,真惨啊。”

林一白没有回应他,目光凝固在崭新的书页上。

这几天安城频繁发生的几起失踪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官方对外宣称这是一起大型拐卖案,已经成立特别行动小组展开调查,让市民在夜间尽量减少外出,同时全城加强警戒。

林一白其实有些怀疑,他还记得上周末晚上出去买菜时的场景,当时他正跟菜店老板娘唇枪舌战,为一斤黄瓜到底三块还是四块据理力争。

就在老板娘不敌自己,快要丢盔弃甲时,他分明感受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有些像梦境中自己化身的怪物的气息……

随着身体一丝震颤,他听到远处传来的尖叫,但声音没有持续太久,仅是瞬间就消弭于无形。

然后他注意到,菜市场上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似乎刚才的一切仅是幻觉,但隐约闻到的腥臭和若有若无的神秘气息都在告诉他,事情有些诡异。

当时年轻老板娘还以为自己是被她的气势所压制,呵呵,真是可笑,面对女人自己可从未失手……

最终林一白提着四块钱一斤的黄瓜离开菜市场,顺着大概的方位找到了声音来源。

不过很可惜,现场什么也没有发现,并没有自己幻想的受害人,只有空气里隐约的气味让他坚信这中间必有蹊跷。

肯定有什么事发生过……有问题,有大问题!

之后几天的新闻中,官方确认了周末有一位女性失踪,下落不明。

这也是最近这些失踪案中的第一起事件,此后几天接连有人失踪,且作案人没什么明显的套路,什么年龄段都有,小孩、老人、妇女等等都有涉及到,让案情进展几乎没什么起色。

“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现在当务之急是考试啊。”

见林一白没什么反应,吕秋顿时没了兴致,话题回归到考试上来:“再说学校最近明显加强了巡逻,估计和安城官方有关,我们的安全肯定可以得到保障。”

“也许吧,只要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切坏事似乎都不怎么坏。”林一白小声说道,“主要我姐最近老是加班,有些担心她。”

林一白小学时父母死于车祸,心理有些问题,从小跟姐姐林羽依长大,除了姐姐,这世上也没什么太值得他在乎的人了。

毕竟最困难的时候,往日里经常来往的亲戚朋友对他们姐弟俩都是退避三舍,生怕沾染麻烦,让林一白心理有些阴暗,暗自发誓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

嗯,不过要说有,他对和自己有类似遭遇的人会有些同情,经常去市郊的阳光孤儿院,去那里看看小朋友,做做义工。

最大的愿望就是赶紧毕业找份工作,努力赚钱生活,帮家里分担点压力。

“你姐不是在研究所工作吗?那里安保工作可是顶级的,就是工作压力大,不行你就建议让你姐少加班,早点回家呗。”

说话间,吕秋注意到林一白的目光缓慢移动,从书本投射到楼下,继而飘到更远的地方。

他还注意到,林一白那副永远让人觉得懒散的脸上,此时,正一点一点被惊恐的情绪蚕食,从豁然收缩的瞳孔,到逐渐张大的嘴巴,像一帧帧慢镜头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