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头万米有神明》小说最新章节,余子辰 褚家全文免费章节阅读

时间:2022-04-22 15:57:56作者:小张

小说:举头万米有神明

小说:都市

作者:无名小状元

角色:余子辰 褚家

简介:“你可知万米之下是什么地方?”“你可知万米之下有什么东西?”如果我告诉你,万米之下隐藏着世间最邪恶、最黑暗的力量;如果我告诉你,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你,你相信吗?它们,潜伏在黑暗之中;它们,畏惧光明;它们,是最可怕的猎人!有人尊它们为神,可是……是魔就成不了神……如果夜幕降临,如果你相信我说的话,那么请你赶快回家,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我会告诉它们,举头万米有神明!

《举头万米有神明》免费阅读

“刷!”

少年手起刀落,身后扑来的黑影被一分为二,绿色的血液溅上少年的手背,他嫌弃的甩了甩。

少年蓝色的光刃缓缓消失,这时,他的耳朵微微一动,捕捉到了一丝细微之声,刚消失的光刃又出现在少年的手上。

“哼!不过是穷途末路之流,也配偷袭我!”

少年冷笑一声,转过身去,顺势将利刃甩出,那利刃如同离弦之箭,“嗖”的一声钻入黑漆漆的树林,刹那间传出一声刺耳的叫声。

少年眼露不屑,缓缓朝着树林走了过去,等走到树林旁边时,那把利刃不知何时已回到他手上。

地上匍匐着一个黑色的东西,蜷缩着身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攻击姿势,可惜眼前这个已然变成尸体,正燃烧着,蓝色的火焰无情的将怪物身体吞噬。

燃烧殆尽后,灰烬中露出一颗黑色珠子,少年捡起珠子放入口袋。

“流风,怎么样了?”

耳麦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略显焦急。

“处理干净了,两只七级鬼兽,掀不起什么风浪!”

少年名曰流风,来去如风、做事行云流水,从不拖沓,略长的刘海即将遮住他那双深邃的眼眸,黑色的风衣将他完美融入黑夜。

少年顺着来时留下的标记,一路寻到银色摩托车旁边,跨上机车、戴上头盔,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此时在北青市郊区的一栋豪宅里,一位白发老者倚在红木沙发上,享用着一支上等雪茄烟,偌大的客厅充满雪茄香气,老者儿子坐在另一边。

“爹!这段时间我多方打探,基本可以确定,褚家还有祸根在世,只是一时半会查不到是谁……毕竟当年褚家烧的干干净净,没有弄到基因样本……”

老者徐徐喷出一口烟,丹凤眼时不时流出杀气,他叹了口气,说:“当年是我大意了……只要褚家还有祸根在,我徐家、公司乃至……唉!日后定不得安宁!渊啊……,无论如何要斩草除根!”

“我知道,爹!这种事情不必让您操劳,儿会处理好的!”

徐渊和他爹一样,丹凤眼、柳叶眉像直接画在那张尖酸刻薄的脸上,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事实上,徐家不好惹。

机车驶入市区,车流中穿梭自如,最后停在一座四合院门口,少年流风摘下头盔,抬头看了一眼大门上方那个不起眼的小红点后,大门缓缓滑动。

“流风!你回来啦?”

女孩从屋内跑出来,一袭长裙衬托出她曼妙的身姿,蓝色异瞳形似喜马拉雅宝石,不难看出她很期待少年回家。

流风倒很冷漠,只是简单应了一声,随后又想起什么,淡淡问道:“子辰还没回来吗?”

女孩有点慌张,她忘记了,应该早点给流风说,余子辰已失联好几个小时。

流风眉头一皱,女孩虽未开口,他已然猜到几分。

“魂石放好,然后把子辰最后出现的地点坐标给我!”

流风掏出从灰烬中捡来的小珠子,交给女孩,说完话后又戴上头盔发动机车。

“我……我……我以为他是故意的,他之前经常这么干……”

女孩支支吾吾,但余子辰确实经常玩失踪。

“这次是我让他去调查,他不会跟我玩失踪……开门吧!”

女孩急忙跑进屋子,给流风打开大门。

监控屏幕里,流风很快从画面中消失,女孩清了清嗓子,深呼吸一口,倘若流风刚刚责备她一句,她也不至这般忐忑。

“流风……那个……位置我给你发过去了,就是在石峡村!”

“嗯……知道了。”

流风收到了余子辰的位置后,耳麦开始导航。

女孩盯着屏幕上一个小红点,一动不动,远处另一个红点缓缓靠近。

不动的那个红点,便是余子辰,此时的他赤身裸体,被五花大绑后架在朱红色的台子上,冻得瑟瑟发抖,远看俨然是一头待宰的肥猪。台子前方,一群人跪倒在地,双手合十。

“我告诉你们!快放我下来,让我老弟知道,他会宰了你们!”

人群中为首的老头见状指使众人:“给我堵上他的嘴!你这个外人,不知道我们石峡村的规矩,连神都敢侮辱,今晚就献祭了!”

众人七手八脚的堵上余子辰的嘴,余子辰无法说话,只能不停扭动。

要是能重来,余子辰定不会砸了人家的“神像”来这诡异至极的村子前,流风再三嘱咐他不要擅自行动,更不要招惹别人,他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那个被打碎的神像,虽已七零八落、支离破碎,但依旧可看出塑的青面獠牙、浑身漆黑,被惨白的灯光映照的十分渗人。

众人窃窃私语之际,天空刮起了风,凛冬将至,寒风夹杂着枯叶向众人袭来,在场的人无不打起寒颤。突然,台子后方的黑暗中传来一阵“嘶……嘶”的声音。

“大家安静,是黑神降临了!”没等老头说完,众人俯首,恭恭敬敬。

那个“神”和流风斩杀的怪物如出一辙,浑身漆黑,不断散发着黑雾,绿色的眼睛没有眼珠,在黑夜中格外醒目。

子辰看到这幕,眼睛瞪的很大,恐惧和寒冷开始支配他,此时的他脑中一片空白,开始回想过去发生的一切。

“我要死了吗……它们咬我会不会很痛……可惜……可惜她……”

余子辰眼角滑落一滴泪水,求生的欲望让他拼命挣扎,他不能死,他还有使命在身,还有对某人一直未说出口的话……

“神”不止一个,一前一后两个,缓缓向台子靠近。

突然,走在前面的那个“神”纵身一跃,瞬间来到人群前,没等众人反应,直接抓起老头旁边的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吓得惨叫不断,但似乎不起任何作用。

“黑神!饶恕我们吧……神像是那个外人打碎的……”

老头的求饶似乎不起任何作用。

众目睽睽之下,“神”张开血盆大口,伸出恶心的黑色舌头,直接插入那人嘴中,一眨眼的工夫,年轻人的脑髓和血液被吸了个精光。

尸体像丢垃圾一样丢在旁边,仿佛是被取了骨架的鸡。

老头虽见过这个场面,但还是被吓得不轻,嘴中念念有词。

“神”看了看老头,转过身去,准备去台子那里享用它的供品,低吼一声后,另一个“神”好像得到了什么启示,也一跃而起,跳到人群这边,抓起一个健壮的小伙子,准备大快朵颐。

突然,一道蓝光闪过,众人没有反应过来,包括“神”

感觉到异常时,“神”那粗壮的麒麟臂已掉落在地,被抓小伙子也掉在地上,显然早已因惊吓过度晕厥。

“神”惨叫一声,还没看清是谁攻击它,又一道蓝光袭来,瞬间身首分离,身体倒地后很快被蓝色火焰吞噬。

快走到台子的那个“神”听到惨叫,转头一看,同伴已化为灰烬,极度愤怒让它嘶吼。

“神”看清楚了对方,一个少年,一个美味的少年。

“啊!弑神了!有人弑神!”

人群开始骚乱。

老头看到有人斩杀他们的神,顿时吓得六神无主。

流风跳下机车,手中出现了一把泛着蓝光的利刃,不急不慌的走了过来。

“神”跳到空中,扑向流风,流风见状闪到旁边,“神”不甘心,一巴掌甩过来,眼看无法躲闪,流风双臂交叉,硬生生扛了一掌。

这一掌直接将流风击退两三米。

“看来是块硬骨头,不过我喜欢啃!”

流风主动发起攻击,甩出蓝色光刃。

“嗖!”

光刃飞出,但“神”轻松躲开,显然这个怪物的战斗力很强。

“流风!我看你到到那边了,怎么样?”

流风没有回话,直接取下耳麦装进兜中。趁此空挡,怪物从人群中又抓起一人吸食,数十秒的时间,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吸的面部瘪陷。

如同服用了兴奋剂,吸完脑浆的它极度亢奋。

“嘶……嘶……”

黑色利爪暴张,随时可以将人开膛破肚。

众人看到这幕,再也控制不住了,四散而逃,只剩老头跪在原地。

“找死!”

流风也怒了,在他眼皮底下行凶就是挑衅,他持光刃跳向怪物,怪物毫不费力躲开攻击。

“嘶……”

一条长舌卷住流风的手,他无法发力。

怪物眼看这番酣战自己占据上风,跳过来就要了结流风,却没想到,那把光刃瞬间消失,又瞬间出现在流风另一只手上。

“就你这肮脏的杂碎,也配当神?”

流风破口大骂,怒目圆睁,要喷出火来,手起刀落,怪物的舌头断成两截,绿色的血喷涌而出。

命根子被做切除术,怪物疼痛难忍,惨叫连连。

紧接着,流风腾空而起,完成最后一击。

“你!算!什!么!神!”

蓝光扫过、身首异处,怪物终究是怪物,终究斗不过职业猎人。

……

捡起珠子端详一番,流风发现这颗珠子和以往的相比大了一圈,也更光滑。

另一边的子辰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流风这才注意到他,纵身一跃,到了祭台前,取出堵嘴的布料。

“呜……老弟……你终于来了……呜……真的差一点点……就交代在这了!”

由于长时间被撑开嘴,子辰讲话都讲不清楚了。

“我让你打探消息,为何打草惊蛇?下次再一意孤行,可能就没有这般运气了……”

流风冷冷的语气令子辰很压抑,三言两语间,蓝光划过,身上的绳子已七零八落。

老头依然跪倒在地,眼神里充斥着恐惧和愤怒,刚才的一幕幕尽收眼底,他明白眼前这个阴森森的少年,弹指间即可取人性命。

“你怎么敢弑神?你不怕下地狱吗?”

“呵……我不入地狱,谁入?你的神就是鬼兽吗?”

“哪有鬼兽?这就是黑神……就是我们的黑神……”

老头顽固不化,死到临头还是死鸭子嘴,不愿承认那就是鬼兽。

流风猎杀的,不是鬼兽,而是老头仅存的信仰。

“是魔,终究成不了神……是人,一念之间就成了魔……警察很快就到了,你,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看似人畜无害的老头,丧尽天良,为了保自己村子一时平安,残害外人、坑蒙村民,只可惜几十条性命葬送于此。

“我有什么错……我不过是为了我的石峡村……我能有什么错……”

流风没有再理会,他从死人身上扒了几件衣服丢给一旁的子辰。

“快穿上!警察很快到这里,我们必须尽快回去!”

余子辰本来想嫌弃一番死人衣服,听到流风的话,不敢再多说,迅速穿了几件。

警察赶到时,只有孤零零的老头瘫倒在地,旁边除了几具死状恐怖的尸体和两堆灰烬,别无他物。

深秋的北青,银杏树随处可见,诸多道路披了一层金黄的外衣,而在那些看不清的角落里,邪恶力量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