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我是孤儿?最新章节,李文 娄晓娥小说阅读

时间:2022-04-27 00:17:53作者:小夏

小说:四合院:我是孤儿?

小说:都市

作者:正经茄子

角色:李文 娄晓娥

简介:【四合院+系统+日常】穿越到《情满四合院》的世界,成了一个孤儿。邻居间的鸡毛蒜皮,招人烦。这年代又物资匮乏。难道都穿越了,还不能过上好日子。还好觉醒了“签到系统”,使他充满信心。老婆孩子热炕头,固然开心。但是既然重活一次,就不能被辜负,总要做一番事业。李文从一介工厂工人,立志成为人上人,努力走向人生巅峰。

《四合院:我是孤儿?》免费阅读

临近中午,天空下起了雨。

店里也没有了生意。

“小李,把外面的鱼打进来。”

听见老板娘的叫声,李文拿起抄网,干起了活来。

一条一条地打捞大鱼箱里的鱼,分类放到鱼缸里。

然后开始用扫帚清洗鱼箱,放掉脏水,并注入自来水。

打扫店里卫生,完事之后,去外面抽了支烟,估摸着到了下班的点。

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到11点了。

“老板娘,下班啦,借下雨衣?”李文说。

“好。”

穿上雨衣,他走出店门。

穿过桥洞,扫了辆共享单车,就向出租房骑去,半个小时后,到了家门口。

脱下雨衣,挂到窗户外面,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屋内很简陋,一张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有台二手电脑。

用热水壶接了水,插电等待烧开。

整理了下清洁卫生,换了衣服,水也开了,泡了包方便面,权当中午饭了。

三十岁了,还是单身。

独自一人生活在城市里面,有时也会感到孤独。

常常畅想能够交一个女朋友,只是囊中羞涩,刚鼓起的勇气,就又泄了。

向现实低下头,选择了逃避。

看剧和小说,是他打发业余时间的方式。

沉浸在作者的故事里,主角的纵横捭阖,往往都让他激情澎湃。

打开电脑,点开电视剧《情满四合院》,继续看昨天未完的剧集。

怀着激动的心情,娄晓娥带着一个男孩,回到了四合院。

这会儿,傻柱正在和于莉商讨重回饭馆的事。没有协商好,傻柱刚好把她轰出门外。

就看见一个漂亮时尚的女人,出现在他家门口,他一时都惊呆了,直愣愣的上下打量了起来,缓慢地移步到她面前。

“娄晓娥?”一时之间,他不敢确认。

见她点头,“你怎么来了?”傻柱疑惑。

“我不该来吗?”娄晓娥眼里有些黯然。

有一种难过,我想要的他都不能给吧。

“即使我不该来,他也应该来的。”指着她身旁的男孩,她嘴角下拉。

皱着眉头,傻柱看向那个男孩,眼睛越睁越大。

“何晓,他就是你的亲生父亲,给你爸爸跪下。”

听着她给出的肯定答案,傻柱抓着孩子的身体,仔细地看着,不敢相信地再次相问:“晓娥,这是咱们的儿子啊?”

“是啊。”娄晓娥再次确认,“从他一出生,我就让他随了你的姓,取了我名字中的一个字,叫何晓。”

“何晓,他就是你的亲爸爸何雨柱。”摸摸孩子的头,娄晓娥眯着眼睛笑。

靠,舔狗还能有跟自己姓的儿子,人设崩了啊。

不都是孩子一大堆,可惜不是我的吗?

都是绝户,你却突然冒出来了个儿子,这不是背叛组织吗?

想过一大爷,许大茂的感受吗?

没天理了,傻柱这个老舔狗,娶了他的女神,算他运气好吧,竟然还有亲生儿子。

气愤地拍了下桌子,李文也不爽。

然而,没想到打翻了泡面,面汤正好流进插座里。

紧跟着,他就感到身体麻痹,头脑发昏,想要挣脱,却是丝毫力气也无,持续抽搐了几下,就倒下了。

“我年纪轻轻地就走了,还没娶媳妇呢?”

这是他最后的心声。

1965年,帝都,红星社区。

深冬,夜里。

“咳咳!”李文是被煤气烟雾给呛醒的。

睁开双眼,屋子里烟雾缭绕,他吃力地起来打开房门,踉跄地走到外面。

“呼呼!”他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新鲜空气,呼吸急促,脸色通红。

过了好一会,才呼吸平稳了下来。再次走进屋子里,屋里的烟雾已经散尽,借着微弱的火炉光,看着陌生的环境,总觉着哪里不对劲。

还没有反应过来,脑袋一阵剧痛袭来。

“啊!”他双手捂着脑袋,惨叫出声。

蜷缩在了地上,头上冒出冷汗。

那种痛,好像你走在路上,随意踢着石头玩,突然踢到一根钉子上。

“鬼叫个啥,三更半夜的。”传来了叫骂声。

脑袋昏沉了一阵后,意识慢慢清醒了过来,没有理会邻居的谩骂。

终于是知道为什么不对劲了,他不在原来的世界,而是来到了《情满四合院》电视剧世界里了。

接收了原主的记忆,知道他也叫李文。从小相依为命的父亲李建军,刚刚因为工伤去世,他成了孤儿。

因为李建军抢救重要物资,避免工厂出现重大损失,表现突出。

厂里还专门举办了追悼会,并奖励了500块钱,以激励工人能够向他学习,不畏艰险,不畏牺牲的精神品质。

料理完了丧事后,原主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发现失去李建军的依靠、庇护,突然间面对一个人生活,他有些窘迫和不知所措。他害怕了,以至于过度伤心,昏睡了过去。

却忘记了打开窗户通风,导致煤气中毒而亡,被后世躺平青年李文占据身体。

借尸还魂,小说的桥段,主角却是自己。

火炉中闪烁着些许火光,幽暗的夜色,“呼呼”风急促地响声,这样的环境,想起曾经看到过的电影片段…

头皮发麻,他浑身起鸡皮疙瘩,心砰砰乱跳,喉咙滚动,嘴里发干。

紧张地瞄了瞄四周,迅速爬起来,拉开电闸。

屋子里顿时亮堂起来,只有他一人,这才心安了些。

外面的风顺着门吹到了李文身上,浑身颤抖着。

此时,才感受到寒冷。

哆嗦着身子,李文赶紧去关上门,又打开了点窗户。

找了个碗,把水壶从煤炉上拎下来,倒了碗热水,轻吹了几口气,一点点抿着喝,这才感到些许暖意。

喝完水后,接着就躺床上去了,使劲裹了裹被子。

开始静下心来,突如其来的身份转变和陌生的环境,脑袋空白。

知道院子里的人,都很难缠。

邻里关系难处,同一个屋檐下,却又不得不去和他们打交道。

这里又是六十年代,物资匮乏,商品国营,用票限量购买。

想到这些就头疼,怀念起了后世。

想念回家时,父母包的饺子,嘘寒问暖,妹妹问这问那的。

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要眼高手低。

想想怎样多赚点钱,有钱才不怕,心不会慌。

想到父亲的告诫。

想着想着,他眼角就流下了泪水。

想着他们的唠唠叨叨,当时不耐烦听这些。

此刻,他多么希望可以继续聆听他们的唠叨。

不管是温和耐心地劝告,还是气急败坏的责骂。

不会掉头离开,躲避他们,他甘之如饴。

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吧。

脑海里循环播放着他们的音容笑貌。

知道回不去了,他可以想象自己不在后,父母、妹妹的伤心、难过。

因为原主刚经历了父亲的离世。

今夜发生了许多事,很是疲惫。

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后世,还在卖海鲜呢。

突然,一阵啪门声,把他从梦中惊醒了。

“砰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