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靳 邢寡妇《啊!媳妇用广播在全村指控我出轨》在线全文阅读

时间:2022-04-28 20:13:26作者:小许

小说:啊!媳妇用广播在全村指控我出轨

小说:都市

作者:乐天飞飞

角色:苏靳 邢寡妇

简介:【90年代+重生奶爸+种田+悔过宠妻+暴富】番茄村沸腾了。广播响了……“大家好,我是宁心儿,我要指控我老公出轨邢寡妇。”“我指控他不是好男人。”“吃喝嫖赌,家暴样样精。”“请大家一起为我讨回公道。”抑郁症死后,苏靳睁开眼就听到这一声声指控,连忙从邢寡妇床上爬起,穿好衣服裤子。还好错误没犯,还来得及弥补。砰!大门被踹开。她带着全村来捉奸,她说:“我们离婚吧!”他走了出去,兜满石子,拿着菜刀在她身前跪下。“老婆,我后悔了,我绿了你,你可以绿回来。”“老婆我错了,我愿意把手砍了,来警惕自己不赌。”……

《啊!媳妇用广播在全村指控我出轨》免费阅读

“大家好,我是宁心儿,我要指控我老公出轨邢寡妇……”

“我指控他不是好男人。”

一道女子带着哭腔的广播声从村委会广播站传来。

网站村

沸腾了……

中午村口的黄果树下,所有打牌聊天的人都侧耳倾听。

有的人掏了掏耳朵。

有笑话看了。

老苏家的儿子又干混账事,这老苏头还不得气死。

苏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眉头揪在一起,头疼欲裂,仿佛头骨被人敲碎。

耳旁传来一阵阵广播的声音:“我指控我男人苏靳抛妻弃子,不顾家人,跟村里的寡妇厮混在一起,被我捉奸在床。”

“我指控我男人不顾家庭孩子,赌博喝酒作恶,把我辛苦攒来的费用给别人修房子买衣服。”

“我指控我男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对父母不尽孝,对哥嫂不仁义,对妻儿不尽责。”

“我指控我男人对我一言不合就家暴,他就不是人……”

“希望大家帮我讨个公道,陪我一起去捉奸。”

一道道铿锵有力的广播声在苏靳耳旁徘徊。

一双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在他胸口画着圈圈。

女子的唇紧贴他耳旁,温热气息传来,惹得苏靳一阵难受。

猛然睁开眼,一把握住胸前不安分的手。

对上一双水眸,苏靳瞬间睡意全无。

他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一幕似曾相识,一股记忆喷涌而来。

他低头……

熟悉的破瓦房。

摇摇欲坠的家具。

半果着身体的邢寡妇。

这是邢寡妇家。

苏靳恍然大悟,他重生到了十年前,二十五岁那天。

他记得邢寡妇刚结婚不久,老公就暴毙,连洞房都不得入,所以心里一直不甘心,便一次次勾引他。

终于在那天他破防了,不曾想还没来得及和她上床,就被宁心儿看到。

她性格刚烈,直接去了村里广播站,带着全村人来捉奸,最后用死报复自己。

前世的惨烈,全部都在他脑海里撞击着。

他记得。

也是那天他被她逼着写下离婚协议书,然后被全村人赶出网站村。

第二天传来,宁心儿揣着肚子里的孩子,牵着三岁的儿子跳下河,溺水而亡。

从此他悲痛欲绝,和邢寡妇断绝来往,整整用了十年时间来赎罪,最后还是因为抑郁症,卧轨自杀。

死的时候三十五岁。

苏靳眼眶逐渐湿润。

太好了,她还活着,他也还没做错事,还有机会弥补。

想到这里,苏靳一把甩掉邢寡妇的手快速起身穿着上衣。

邢寡妇一愣,眉头蹙起,柔弱的声音响起:“阿靳你怎么回事?还没开始了。”

“我老婆知道我们的事了,刚刚的广播,她在指控我们出轨,带人来捉奸,我得赶紧走。”

苏靳一边说一边穿上衬衫,还好他们还没来得及做,否则一切都无法弥补。

邢寡妇漫不经心地玩着指甲,有些郁闷,好不容易勾得一个,不曾想还没开始就结束。

“知道就知道呗!反正你和她没有感情,正好离了,和我在一起不是更好。”

“更何况这种女人,不顾你的名誉,不顾你们老苏家脸面,还有什么脸面和你过日子。”

苏靳一听,十分不爽,他冷声道:“不行,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们不合适。”

衣服还未穿好,门外就传来一道道脚步声,还有锄头落地的声音。

完了,来了。

“砰!”

一声巨响,门随即被踹开。

苏靳惊恐回头,果然看到了挺着孕肚风尘仆仆赶来的宁心儿。

两条长辫子披在肩头,上身着花衬衫,下身着灯草绒裤子。

一双泛着泥土的绣花鞋,她单手叉着腰,挺着大肚子,眼中含泪。

她的身后是十多个同村的村民,男女老少都有。

宁心儿哭了,满眼都是失望与恨意。

她早上看到了苏靳和邢寡妇进了屋子,也听到了他们暧昧的对话。

再加上他平时对自己的过分。

她恨,就是想报复,所以去了村里广播站指控。

她以为她能淡然面对,却还是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

整个人双腿发软,热泪盈眶,被背叛的滋味充斥着她全身。

苏靳在家赌博,掏空家底,被哥嫂把他们一家三口赶出。

而她宁心儿挺着大肚子不离不弃,没日没夜打席子帮别人洗衣服才换得一点收入维持家用。

而他却把钱给邢寡妇买了衣服,修了屋子。

痛,在蔓延……

村民们怒了……

“苏靳你个杀千刀的,你还是人吗?”

“对啊!还有你邢寡妇,太不要脸了吧!勾引有妇之夫。”

“苏靳你这种吃喝嫖赌抽样样第一的人,还配在村里。”

“给我们滚出来,还有你邢寡妇,你他妈的脸被裤裆蒙了。”

“村子里有你两人简直就是耻辱。”

……

一道道怒骂声,他已经不在乎。

十年没见,整整十年,她终于又活着站在自己面前。

激动过后是深深的自责。

这一次他会给她和孩子所有呵护。

苏靳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溢在眼眶,还来不及说话,众目睽睽之下,宁心儿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愣神之际,她的巴掌落在他的脸上。

“啪!”

他没怒……

宁心儿激动的嘶吼出声:“苏靳,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你和她到底在干嘛?”

因为激动,她八个月的大肚子在颤抖。

苏靳心痛出声:“心儿,你别激动,听我解释。

“我是混蛋,被这女人迷惑了,可还没来得及,我们什么都没做,真的。”

“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也只会是最后一个。”

宁心儿瞪着他,握住的拳头咯吱作响。

“没做,你裤带都没系。”

“连拉链都是开着的。”

“你当我蠢吗?”

低头,苏靳瞬间脸一红,大公鸡竟然在喔喔仰着头。

该死的,有口难辩啊!

这男人太敏感也不行。

正想解释。

旁边传来村民的嘲讽声。

“切,孤男寡女大白天在一间房,什么也没干,骗谁啊!”

“还衣衫不整,真不要脸。”

“对啊!苏靳,我们可不是你老婆,容易被你忽悠。”

“你看看邢寡妇,那脸跟猴子屁股似的,我去,你也碰的下去。”

村里的两个青年调侃道。

宁心儿看向邢寡妇半果的身体,漂亮的脸几乎煞白,眼眶的泪尽数流下。

正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他怒了!

“我说了没来得及就是没来得及。”

“我跟我媳妇说话。”

“你们插嘴干嘛?”

“你们敢说你们见到邢寡妇没动歪心思?”

苏靳语气不好,把众人忿的哑口无言。

苏二狗嘴角抽搐,看了一眼床上盖着被子露出的白色肩膀。

他哈喇子直接掉入裤裆。

别说,这邢寡妇,他确实想过。

跟狐狸精似的,勾人啊!

宁心儿冷声道:“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忽然苏靳扬起手……

“啪啪啪!”

整整三个巴掌,落在他自己的脸上。

宁心儿、全场村民愣住了……

没错,苏靳自己打了自己三个巴掌,然后当着宁心儿的面直直跪下。

“苏靳,你……”村民惊吼出声。

这混子竟然会打自己。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邢寡妇急声道:“阿靳你这是?”

“闭嘴。”

猛然回头,苏靳狠狠地瞪着她,眼中恨意涌动。

他不恨这女人勾引,只恨自己没忍住,不是人。

“从今天开始,邢寡妇我们形同陌路。”

他的话,他的巴掌,让宁心儿震惊的无言语对。

他跪下了,那个骄傲的男人竟然会给她下跪。

不可能。

一定是幻觉。

三年了他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一个好脸色。

她苍白的脸几乎开始透明,她抽泣道:“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你有必要这样对我吗?”

“赌博喝酒当流氓家暴我都忍了,为什么要出轨。”

他低头颤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我弥补!”

苏靳哭道,双手揪紧她衬衫的手青筋暴起,满眼乞求。

他不知道宁心儿会不会原谅他?

可是他不敢想象她再次离开他会是什么样的感觉,那一定痛不欲生。

宁心儿心一软,对于眼前的男人来说,她也没有感觉。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结婚三年,他整日在村子里乱混,在家的时间除了每个月例行公事三四次,他从来不正眼看她。

她忍。

可是他竟然给自己戴了绿帽子。

她不能忍,那是她的底线。

许久,宁心儿忍住眼中的泪淡淡道:“你要如何弥补?”

苏靳咬咬牙道:“我跟你回家,好好过日子。”

宁心儿闭上眼睛苦笑:“你的话我不信。”

“我会让你信的,我保证。”

“真的没碰过她?”

他眼眶红了,“我发誓没来得及。”

她落泪:“还赌吗?”

“不赌,如果再赌,我断手。”

苏靳眼神坚定,他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她,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可今天他哭了……

听着他的话,邢寡妇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

她连忙从床上跳下跟着苏靳一起跪下,声泪俱下道:“苏靳,你我差点就在一起了,你跟她离婚好不好?”

一听到这女人的话,苏靳那黑曜般眸子瞬间喷火,他转身,眸子凌厉的瞪着她道:“给我闭嘴,你以后若是再来勾引我,我定不客气。”

苏靳态度坚决,俊美的脸上满是嘲讽。

邢寡妇慌了,双眼溢泪,“恩断义绝?我们刚睡过,你告诉我恩断义绝?”

宁心儿睁大眼睛,死灰复燃的心再一次坠落。

苏靳冷声道:“你敢说我们睡了?”

“我连亲都没亲到你就听到广播声,怎么可能碰你?”

邢寡妇道:“可是我身体被你看了,你该负责才是。”

“那不算。”

众村民不由看好戏的抱着胸,苏二狗调侃道:“苏靳,这要是没广播,不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苏二狗,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苏靳怒吼一声看向宁心儿。

愧疚出声:“老婆回家好不好?”

众人都看向宁心儿。

宁心儿心里五味杂陈,泪水镶嵌在眼眶,她没说话,只是闭上眼睛。

许久,她道:“我们离婚吧!”

苏靳瞪大眼睛,心脏处仿佛被撕裂,痛的他五脏六腑都在抽搐。

他跪在那里,低着头嘶吼出声:“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给我机会?”

这一声嘶吼,让人为之一震。

宁心儿吸了吸鼻子冷声道:“喝酒,赌博,吃喝嫖赌,家暴,我受够了你。”

“呵呵……”

他苦笑,确实是以前的自己太混账了,所以她才不信。

想到这里,他猛然起身。

“我会让你信的。”

苏靳话落,大步走向外面。

再次进来,衣服兜满石头,他去邢寡妇家灶台取了菜刀。

众目睽睽之下,他直接把石头铺在宁心儿身前,猛然跪下。

众人一愣,这什么情况?

“老婆,你不是讨厌我赌吗?”

“好。”

“今天我就给你个交代,我断了食指用来警惕自己。”

宁心儿吓得嘴角颤抖,“你要干嘛?”

苏靳看了她一眼,直接拿起菜刀,朝着食指砍去。

“啊!”

有人惊呼出声。

眼看着那菜刀落在苏靳的手上,一道笨拙的身影扑上前。

苏靳握菜刀的手被宁心儿拽住,她哭了,“我信你,我信你。”

苏二狗也吓得不行,连声道:“苏靳原来你来真的啊!”

宁心儿擦干眼泪,这才道:“你差点给我戴绿帽子。”

苏靳这才起身,帮她擦干泪,拉着她朝着外面走去。

他小声道:“没绿成功,如果你还是不原谅,我让你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