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谷儿 李麦《拾荒王者》在线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01 00:35:24作者:小许

小说:拾荒王者

小说:都市

作者:和影子打架

角色:小谷儿 李麦

简介:新元2035年3月4日,炎夏国出现不明日食,同时引发一百四十三次地震。天地异变,都市出现神秘光圈!源气侵入,世界开始危险重重!少年李麦偶得宝物,在神秘伙伴的帮助下解锁修炼模式,穿梭异界,在一次次的冒险厮杀中,走向王者之路…

《拾荒王者》免费阅读

“哐啷哐啷!”

一个红色的可乐铝罐,被海风一吹,在地上滚滚停停。

“噗!”

一只大脚踩了下去,铝罐被踩扁,里面的液体喷了出来,洗的发白的裤腿被溅得到处都是褐色斑点。

尼玛,没喝完就到处乱扔,坑爹呢这是!

一个少年弯下腰,将扁平的铝罐捡起,放到背上的特大号布包。

“回去又要挨小谷儿骂了……”看着脏掉的裤子,得给她买根棒棒糖哄哄她。

一辆黑色轿车驶过,从车内啪的一声扔下一个绿茶瓶子。

少年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去,职业病促使他习惯性的左右观望。

卧槽,真有抢生意的!

一个中年男子背着更大的的麻袋,往还在滚动的瓶子跑去。

少年赶紧撒开腿狂奔,毕竟是校运动会打破百米纪录的选手,赶在中年男到来之前一招饿虎扑食,将罐子瓶子抢到了手中。

中年男脸皮一阵抽搐。

少年站了起来,把里面的绿茶倒掉,把瓶子把瓶子放入背包中,还故意用力晃了晃,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中年男阴沉着脸,扭头走开了。

“老大不小了也不去找个正经工作,真的是……”

说完少年打开背包看了下,差不多了,够给小宝儿买根排骨炖汤了,便转身离开。

没多久,少年又出现在了打铁巷菜市场。

“李麦,又过来买菜啦!”看到这熟悉的少年,各档口的铺主都热情招呼着。

大家知道,这李麦是个苦孩子,十岁便没了爹妈,自己带着一岁的妹妹相依为命,打小什么都干,到处捡些瓶瓶罐罐,这不把妹妹养大读小学了,自己今年高考也考上了本地的泉港市师范大学。

“呦,范叔啊,听说你家母狗生了六胞胎啊!恭喜恭喜啊!”

“恭喜啥呀?”范杀猪眯着眼抽了一口烟,问道。

“恭喜范叔老来得子,范家喜添丁啊!”

“怎么说话的,最多打八折,不能再少了!”范叔硕大的眼袋抽动了下,没好气说到道。

“好咧,那麻烦范叔给我切一根排骨……”李麦眉开眼笑道。

过了会李麦提着排骨刚要离开,范叔又把他叫住了,扔了一个袋子过来,“这半个猪肚你拿去和排骨一起炖,我家吃不完!”

李麦咧嘴一笑道:“谢谢范叔!”

“郭婶,您越来越年轻啦,下次再来我要叫您郭姐啦!不过我看你这把葱今天有点蔫呀?啥,送我,这怎么好意思了?要要,没说不要啊!”

“刘姨,你这颗白菜叶子都快烂啦,我帮你掰掉了?”

“丁伯,你这小生姜太生了啦,不好卖吧?”

“……”

没多久,李麦提着几袋子的菜心满意足的回家了,只有排骨是花钱买的……

夕阳染红了泉港市的半边天空。

“汪!汪!”

李麦还没走到家,便看到妹妹小谷儿正蹲在路边,轻轻的揉着一只棕色小贵宾狗的脑袋。

小贵宾歪着小脑袋,半眯着眼睛,一边欢快地摇着尾巴,显得十分享受。

“小豆子,我得回家啦,哥哥马上回来啦,只能明天再陪你玩啦!”

她犹豫了下,把口中吃了一半的棒棒糖拿了出来,塞到小贵宾的嘴巴里,然后站了起来,看到了站在旁边的李麦,正微笑着的看着自己。

“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对啊,晚上给你炖排骨汤!”李麦帮小谷儿擦去脸蛋上的汗珠,扬了扬手中的袋子。

“哇哦,太棒啦!”小谷儿开心的转了个圈,她最喜欢吃排骨了,“看来哥哥今天捡破烂很有收获!”

李麦脸一黑,这小丫头怎么说话的,他有点明白范叔的感受了。

“我这叫绿色环保回收,不是什么捡破烂。”

“好啦……我哥哥不是捡破烂的!”

小谷儿拉着哥哥的一只手,蹦蹦跳跳的往家里走去。

小贵宾可是顾不上小女孩了,聚精会神地舔着香甜的棒棒糖。

这时,旁边的污水井盖子被顶了起来,向侧面滑开。

听到声音的小贵宾停下了动作,侧着小脑袋往那看去,骤然一条猩红色,带着尖锐倒刺的舌头闪电般从污水井口射出!

汪的一声惨叫,小贵宾直接被卷入污水井内,棒棒糖掉在坚硬的水泥路面,摔成了碎片……

李麦闻声回过头,但他什么也没看着。

……

凌晨。

城市边缘的树林里,噪了一整天的蝉也陷入了沉睡,显得格外安静。

偶尔海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细声。

突然蹭的一声,睡蝉惊起!

一道身影从林中窜出,进入城市,在楼宇间快如闪电穿梭着,借力建筑物的棱角凸起,屈身一蹬便再跃出数十米远。

只见此人一身黑衣,一头凌乱长发飘于身后,在速度的作用下不时甩下串串汗珠。

虽然快,但看他每次借力前行的距离越来越短,明显体力已无法维持。

此时背后似有风声欺身而至!

黑衣人也不回头手中黑色猎刀便是呼啸着往后方劈去。

空气仿佛突然粘稠起来,猎刀劈到一半竟是突然凝住。

黑衣人大惊,松手弃刀,噔噔噔,三两下跃上最近的一栋高楼,脚底再奋力一蹬,像离弦之箭一样,慌乱中翻转进入一座环形建筑。

待黑衣人落地,眼前一片绿色,宽阔平整,竟是毫无藏身之地。

他抬头一看,红色的“泉港市体育中心”几个大字在射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才知道自己正身处体育中心足球场上。

“咳……”黑衣人面色如墨,似是中了剧毒,半蹲着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喘气,伴随着咳嗽喷出一口血雾。

他警惕的盯着来时的方向,对方肯定已经追来了!

“嘿嘿……”

冷笑声骤然传来,一股劲风已至黑衣人后颈。

黑衣人身体发力向前窜出,欲躲过对方的攻击范围。

但是他错了,自己身体还在空中,竟然已无法再向前分毫,一股巨大的吸力,牢牢扯住他的右手,把他整个人往回拽去。

“咧!”

右臂衣袖在拉扯中破裂成条,露出里面银色的金属光泽。

他左手扯住右手,死命挣扎也是无法挣脱,噗地一声跌落在地。

一个白衣男子慢慢的在夜色中显露出来。

“确实有些本事,怪不得东西能落在你手上!”那白衣人咧嘴一笑,本来就宽大的嘴巴更是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瘦长白脸,显得更是阴森。

“什么东西?我不明白你说什么!”黑衣人咬牙切齿道。

“小妹花蝴蝶,还记得吧?”白衣人嗤笑一声,接着道:“让你死个明白。”

黑衣人脸色剧变,转头四处观探。

白衣人亮了亮手掌,看着黑衣人,就像是猎豹一样看着已经瘫倒在眼前的猎物,眼神里充满戏谑:“你现在已是死路一条,不怕你知道,只要你身上有金属,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黑衣人瞥了瞥白衣人左胸前的三颗黑星,咬牙道:“要不是我中了源毒,以我的速度,区区三星猎荒人怎么可能追得上我!”

被称作猎荒人的白衣人冷笑一声:“事已至此,赶紧把东西交出来,我给你留一具全尸。”

黑衣拾荒者右手被控制住无法动弹,只能抬起左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白青色的玉状圆盘,圆盘上还贴着一张金色符纸,红色的符印线条不时闪过光芒。

“镇灵符!”猎荒人一眼便认出来!

见过世面的都知道,这金色符纸明显是镇灵符,用于镇压宝物的灵性,使其暂时失去能力或者作用。

“你想要这个?”拾荒者亮了亮手中的圆盘,狰狞道。

这宝物果然在他手上,猎荒人露出贪婪的神色,闪身向前,转眼已到拾荒者面前。

“去尼玛的!”拾荒者咬住玉状圆盘,左手握住右手臂上部,奋力一扯,竟生生将闪着金属光泽的右手臂扯断!

“啊!……”疼痛撕心裂肺,拾荒者摆脱了猎荒人的控制,将断臂向前一掷,断臂携着腥臭的黑血,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飞速射向猎荒人。

猎荒人早有防备,横向闪身避开。

黑血撒在草坪上,滋滋地冒着白烟,而断臂则砸入体育中心的看台,砰的一声巨响,近二十米高的西侧看台砸出一个巨大的缺口,露出断裂的钢筋和水泥。

拾荒者迅速揭下镇灵符,玉状圆盘青光暴涨,整个体育中心球场亮如白昼。

将断臂上的血抹在圆盘上,拾荒者疼痛得整张黑脸扭曲了起来,急切地望着玉盘,期待有什么变化。

这是最后的尝试,只要圆盘炼化成功,他或许有机会马上能翻盘反杀!

圆盘的青光开始不停闪烁,但是频率越来越慢,直至青光消失。

“失……失败了!”拾荒者不甘的咆哮着,怨毒的双眼望着猎荒人,癫狂般榨干身体最后的能量,整个人朝他爆射而去……

不一会儿体育场便一切恢复了平静。

黑衣男子已化为一滩齑粉,失去光泽的圆盘也静静地躺在一边的草坪上。

白衣猎荒人心中一喜,伸手去抓,圆盘突然一抖,间又化为一道青光,向天空远处飞驰而去,瞬间消失在天际……

“妈的……见鬼了!”猎荒人身形一闪,跃上看台顶棚,朝青光消失方向追去……

……

此时西城区的一家便利店还开着。

穿着红色马甲的李麦正在仔细整理货架上的商品,用打码机打上价格标签。

目前才八月,还未到大学报到时间,所以他和小谷儿吃过晚饭后,又跑到这家便利店打零工。

等整理完货架上的商品,李麦拿出手机,打开家里监控,画面中小谷儿正睡在李麦自己睡的下铺,四仰八叉,右手臂弯还躺着一只蓝色的恐龙玩偶。

李麦摇了摇头,这小丫头,果然又跑到自己床上去睡了。

“你好,欢迎光临!”

便利店电子迎客牌熟悉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