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越 王珊珊小说全文阅读,《非法系统管理局》最新章节

时间:2022-05-01 10:29:24作者:小张

小说:非法系统管理局

小说:都市

作者:人性大发

角色:李越 王珊珊

简介:【爆笑+有脑文+各种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系统】【简介1】随着系统觉醒者不断增多,各种犯罪行为也层出不穷,使社会秩序受到极大破坏,越来越多的人不明不白地丢掉性命。为此,非法系统管理局应运而生!【简介2】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底层小人物,无意间撞见了系统觉醒者,于是“被迫”加入非法系统管理局,开始了对非法系统觉醒者们惨无人道的追捕的故事。李越:抱歉,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小卡了密!

《非法系统管理局》免费阅读

一座能够容纳一百万人的巨型露天广场,看台上人山人海,密不透风,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向观礼台,摇旗呐喊,欢呼雀跃。

同时还有来自全世界的数百家电视台,各种采访设备,长枪短炮也都对准了观礼台。

确切地说是对准了观礼台上的一位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刚刚拯救完地球,正接受全世界人民山呼海啸般赞美的李越,在各国首脑的簇拥下站在观礼台上,微笑着扫视人们,一边挥手致意。

下一秒,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李越继续向人们挥着手,一边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喂,是爸爸吗?我是莹莹,他们把我和妈妈关起来了,正在外面打妈妈,还不让莹莹吃东西……呜呜呜……莹莹好害怕……”

李越好整以暇,勾了勾嘴角:“小家伙,虽然你的声音和哭腔都很入戏,不过很遗憾的是你打给的是刚刚拯救了全人类的超级英雄,他用脚趾上最短的一根汗毛就分析出了这不过是一场恶作剧。”

“我没有恶作剧,电话是妈妈告诉我的,我妈妈叫王珊珊,你是我爸爸李越吗?你快来救我们啊,你一定会来的是吗……我没给谁打电话……啊,我不敢了……求求你们了,别打了……啊……”

啪!!!

李越手中能砸核桃的诺基亚电话被攥成了碎末,沙子一样顺着指缝流淌下来。

王珊珊这个名字一直深深埋藏在他的心底深处,深到无人知晓。如今被一个小女孩突然提起,粗略计算了一下两人分离的时间,这个女孩果然是自己的孩子!

自己心爱的女人王姗姗,和自己的孩子正在被人虐待,被人打!

啊!!!

李越仰天长啸,一道劲力自口中喷薄而出,肉眼可见周围的空间都被这道劲力扭曲,原本烈日炎炎的天空瞬间阴云密布!

加速!加速!!加速!!!!

李越一边怒吼着,脚下一边蹬着从街边拽来的一辆自行车,以时速三百多迈的速度狂奔,两只高速踩踏的脚好似汽车轮子一般,时而看似在倒转,时而只见残影。

路遇堵车,李越直接一声怒吼,所有车辆全部原地起飞,离地十多米高。当这些车辆纷纷坠落地面后,李越早已经闪电一般飞了过去。

随着一阵铛铛铛铛的声音响起,护栏降下,一列一千多米长的火车从李越面前呼啸而过。

李越心急如焚,一秒钟都不能耽搁,直接冲了上去。火车被拦腰顶住,像面条一样挂在李越身上,随着李越高速骑行所带起的狂风来回飘动。

啊啊啊!!!!

李越的眼泪喷涌而出,宛如受伤雄狮的咆哮,悲愤交加。他恨不能肋生双翅,立即飞回到王珊珊母女身边,把虐待她们的人揍个稀巴烂……

突然间,耳边就听扑哧一声,李越低头定睛一看,自行车的前轱辘被扎,瘪了。

可恶!偏偏赶在这个时候……真是屋漏偏逢雨,车胎没气就没法骑了,这让我如何去救她们母女啊?!!

啊啊啊啊啊!!!!

李越急得仰头狂啸,浑身劲气迸发,天空响起一道道炸雷把天幕撕出一道道口子!顶着的火车和胯下的自行车被李越的劲气轰成碎渣,纷纷扬扬飘落。

下一秒,李越急醒了。

拷,原来是个梦。

把老子急的,差点原地爆炸。

扭头四顾,是熟悉的监控室,外面的天色漆黑如墨,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指向凌晨两点四十三分。

都怪自己最近网络小说看的太多,做梦都梦到小说里的情节。

不过具体是哪个小说的情节,李越却说不上来。别人是知识学杂了,他是小说看杂了。

至于王珊珊,倒是真有其人,和李越是一个公司的同事。最近这段时间两人开黑玩了几把吃鸡,资深单身狗+钢铁直男的李越就觉得爱情在向自己招手了。

喜欢上人家,就死缠着不放,那是十七八岁才做的事。李越没那么幼稚,他只是把自己和王珊珊以后埋哪都想好了而已。

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李越咧着嘴想把刚才做的梦说给王珊珊。又一想,现在王珊珊肯定已经睡了,还是别发信息了,免得手机提示音把她吵醒。等明早上班了再说给她听。

一想到王珊珊听到自己做的这个梦时笑的乐不可支的样子,李越就美的鼻涕泡都快鼓出来了。

扭头扫了一眼监控屏幕——这就是李越的工作,每天坐在监控室里看着一成不变的十几个屏幕上的黑白影像。尤其是深夜里,屏幕上一个活物都看不见,好像一幅幅素描画挂在那里。

至于李越所在的公司,是一家私营博物馆,展品都是就地取材从民间购买的一些杂七杂八的物件,清洗完毕再抹点作旧的颜料,编一个年代久远的故事或传说刻在展柜的金属铭牌上,就成了一件件流落民间的瑰宝。

此时已是后半夜,监控屏幕自然是早已进入素描模式。李越只是出于职业习惯看了一眼屏幕,随后就把头扭了回来。

然而,扭回头的李越眨了眨眼睛,紧接着连忙又扭头看向监控屏幕——只见二楼展厅的走廊里,赫然出现一个身影!

T恤衫搭配牛仔裤,脚上一双运动鞋。看起来就像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忘记什么东西回来拿。

但晚上下班后,员工想再进入博物馆,必须由李越打开电动闸门,显然这个人并不是从李越这里,或者说是通过正常门禁进入公司。

况且,凌晨二三点钟,哪个员工会在这个时候回来拿东西?尽管李越入职没多久,馆里的人还认不全,但他仍然第一时间就确定,这个人绝不是博物馆的员工!

抄起桌子上的巡逻棍,李越急忙走出监控室,直奔视频显示的二楼而来。途中,他打电话报警,然而手机明明显示信号满格,却拨不通。

打了两遍均无果后,李越不能拖下去了,再这么拖下去那个家伙可能早就跑没影了。

只好揣起手机,刷卡打开门禁,随后一个闪身来到二楼走廊。

整个二楼展厅静悄悄的,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虽是如此,李越仍然左拐右拐绕过一路的锅碗瓢盆直奔西北角的一个展台而来。原因无他,这里的展台灯亮着,在四下漆黑的环境里格外醒目。

李越记得今天下午博物馆工作人员下班后没多久,曾运过来一个物件。当时李越在监控室通过监控屏幕看到几个工人搬了一个木箱子来到这里,之后这几个工人打了个电话就离开了,把木箱就放在西北角的这个展台上。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下班后,会把展厅所有的灯全部关掉。而西北角的展台灯之所以亮起,显然就是前面监控里看到的那个年轻人所为。

妈的,作为一个贼你真是彻头彻尾地失败!居然在四下漆黑的环境里把灯打开,是怕我看不到你吗?新手吧?

李越一边暗骂了一句,一边直奔展台而来。

如果不是这个愣头愣脑的贼,他现在说不定又和周公相会去了,所以他有十足的理由生气。

此时,那个在监控里看到的年轻人就站在展台前,侧身对着李越。只见他打开木箱,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躲在暗处的李越定睛一看,是一副颜色惨白的面具。

看惯了博物馆里的锅碗瓢盆,冷不丁出现个面具,这让李越不由得懵了一下。不过他来不及细想,年轻人拿起面具后就转身要离开。

李越连忙跟了上去,并且故意加重脚步,可年轻人没有丝毫反应。李越又咳了一声,对方仍然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李越心想这贼该不会是个聋子吧?

只好大声喝道:“站住!”

事实证明对方不是聋子。李越这一声喊过后,对方停下来了,不过并没有转身,而是仅仅转动头部往身后,也就是李越的方向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随后又抬腿向前走去。

这可把李越激怒了——小兔崽子你跟谁俩呢?你他妈装啥装?老子要不是因为你说不定现在睡得正香呢,居然还跟我摆酷,看我怎么收拾你!

便举起巡逻棍,紧跑几步来到年轻人身后,照着年轻人的肩颈处用力砸了下去。

尽管非常来气,李越仍然保留一份理智,没直接照脑袋削,把人打死那就不好了。

然而这一棍下去之后,李越瞬间懵逼了。

那个年轻人,被李越一下子劈成了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