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时间:2022-05-05 00:25:37作者:小张

小说:满怀对老婆女儿的愧疚,我重生了

小说:都市

作者:仙人那个球球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简介【 重生年代+种田+男主悔过+宠妻+奶爸】“严文州,你后悔过吗?”“后悔、老婆,要是能换你活过来,我什么都愿意”严文州浑浊的眼里滚下两行眼泪…..熬到生命的尽头,看着老婆、女儿的照片,严文州弥留之际,竟分不清眼前的人是幻想还是真实如果是幻想,他愿意就这样沉睡下去。要是真实,他一定会好好爱她们。上一世的他,混蛋、不着家但是宁婉君从来没有放弃过他。直到女儿死后,宁婉君也跳楼了。到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叫失去才知道后悔。

《满怀对老婆女儿的愧疚,我重生了》免费阅读

“哒、哒、哒。。。”

一双擦的锃亮的黑色皮鞋,黑色的裤腿,来人走在清理的能反光的大理石上,发出声声撞击。

穿过装修奢华的长廊,站在尽头的一间房门前。

推开门,进入房间。

和外面的奢华不同,这间房间内装修简单,屋里摆设陈旧,房间里除了几件已经掉漆的家具外,就是最左边是一张双人床,显得破旧不堪。

这一切和外面的装修显得格格不入。

而来人西装革履,站在床前,看着床上已经看不出还躺了个人的轻微凸起。

“严先生。我来了,趁着大家都在,我来念你的遗嘱。”

“好。”,床上的严先生,声音虚弱,气若游丝。

“遗嘱:根据严先生的意思,你去世后除了将名下的1000万和目前的这栋别墅给刘管家和王阿姨,其他的全部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捐给福利院,一部分捐给国家医疗队。严先生,你看好有要更该的吗?”

严先生轻轻摇了摇头,冲站在一边已经泣不成声的刘管家眨了眨眼。

刘管家立刻抹了一把眼泪,蹲下身,靠在老人身边。

“照..照顾好..她,别..学我。”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但是刘管家还是听明白了,看了一眼床另外一边的妇人,点了点头。

“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而另一边同样是跟在严先生身边,负责吃喝清扫的王阿姨,也是刘管家的夫人,见状也哽咽出声。

“严先生,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严文州浑浊的眼里有了笑意。

看着头顶天花板上的老婆和女儿的照片,慢慢伸出了手。

耳边是婉君跳楼前的声声指控:“严文州,事情到了这一步,你可曾后悔……”说完,一个转身,从楼上跳了下去。

“不要….”严文州撕心裂肺的冲到栏杆边,只看见了她身下的血,那么红,那么妖艳,那么让他绝望。

“婉君,你好狠的心,你都没有听到我说后悔,你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严文州想随她一起跳下去,但是被身后的人死死的拦着。

这一别,就是永远。

“…..,婉君,朵朵,.我来了。”

眼角流下一滴眼泪,嘴角挂着笑,还没有抬起的手,重重的落了下去。

刘管家见状,颤抖着满是皱纹的手,探了一下老人的鼻息,然后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

另一边的王阿姨以及她和管家的孩子也失声痛哭起来。

“别哭了,严先生虽然家财万贯,但是他的这一生太苦了,他现在解脱了,你看他嘴角是带着笑的,他一定是看见夫人和小姐了。”

刘管家声音哽咽,但是看着老人的面容,强扯了一丝笑容。

此时的严文州看着自己离开他本来的身体,飘在空中。

慢慢的向照片飘去,手轻抚照片,眼里满是眷恋和不舍。

“婉君,你还会不会等我,我知道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和女儿,但是要是有来生,我一定好好爱你们。”

说完向着外面飘去。

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好好爱你,一定把你留在身边。

一定保护好我们没有出生的儿子,一定保护好我们的女儿….

他越飘越远,不知道飘了多久,也没有目的。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会弥补自己的遗憾吗?”

远处有个声音传来,严文州看不见来人,急的四处乱飘。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放下一切,只为一次改过的机会。”

“哎,同是天涯沦落人,那你去吧,记得你说的话……”

对方声音越来越飘渺…

严文州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已经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下降。

他感受到了强烈失重的感觉,还不等他有所反应,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咕咚、咕咚。”

严文州是被水呛醒的。

睁开眼,连着喝了好几口水,好一番挣扎,他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从及腰深的水里站了起来。

什么情况?他不是死了吗?现在怎么会在水里。

“严胖子,你摸个鱼,喝水干嘛?口渴了?”旁边响起一阵调笑声。

严文州向一边看去,然后整个人差点因为不稳,再次摔到水里。

李孬蛋?不,不是李孬蛋。

李孬蛋没有这么年轻。

他定睛一看,越看眼睛挣得越大。

不不,他就是李孬蛋,但是是年轻时候的李孬蛋。

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脑海里的一段话猛然在脑子里闪过,严文州身体一僵。

是他想的那个样子吗?

严文州立刻低头看向水里。

当看到他同样年轻的脸,还有结实年轻的身体时,他差点喜极而泣。

果然,他重生了 …他严文州重生了。

思及此,他活动了一下灵活的四肢,严文州也不抓鱼了,一个猛子扎到水里,游了两圈。

前世他最后的时光都是在床上度过的,不能下床,不能行动,吃喝拉撒都是一张床,可憋死他了。

现在有了年轻活力的身体,他仿佛一下得到了新生一般。直到两圈游下来过足了瘾,他才停了下来。

“严胖子,你在干嘛?”李孬蛋嚷道。

“严胖子”就是严文州,其实他一点都不胖,只是小的时候,他说长大想吃成个胖子,才出了这么个名号。

“李孬蛋,现在什么时候。”严文州看着面前的赤果果的李孬蛋,大声喊道。

“该吃中午饭了吧,怎么,你饿了?”

“………。我是问你,现在哪一年?”

李孬蛋狐疑的看了严文州一眼:“你是喝河水喝傻了,现在1983年啊。”

1983年!!!!!

他回到1983年了,那也就是说,婉君还在?!

想到这,顾不上搭理李孬蛋,严文州拿起水边自己的衣服,向着印象中的家里冲去。

等看到院子里正在缝衣服的熟悉身影,严文州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奶奶也在!!!

是了,现在重生了,什么都重新开始,他已经失去的,都回来了。

大步冲进院子,严文州给了老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臭小子,你干什么,不嫌臊的慌。”

“不嫌,我抱我奶奶,我看谁敢说啥。”严文州声音哽咽。

“快放开,针要扎到你了。”严奶奶语气宠溺。

严文州这才放开手,左右看了一眼,下意识说道:“我老婆呢。”

“哎呦。”严奶奶一声惊呼。

“怎么了怎么了?”严文州忙低下头。

一滴暗红的血从严奶奶皱巴巴的手上渗出。

“你个臭小子说什么胡话?你哪来的媳妇?”

“嗯?什么意思?”严文州吓了一跳。

该不会他重生,打破空间平衡,婉君不存在了?

这么一想,严文州整个人都害怕了,连声音都抖了:“婉…婉君呢?”

“什么婉君?”严奶奶一脸迷茫。

严文州一听,整个人脸色都吓白了。

没有婉君?!!!

“严孙孙,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还没有娶妻呢,婉君是谁?”严奶奶一脸疑惑。

严文州“……..”

没有娶妻?

等等,好像是哪里错了。

想了好一会,严文州才问道:“奶奶,现在几月份。”

“6月啊。你刚大学毕业放假啊。严孙孙,你到底怎么了。”

严文州一听,整个人都要石化了。

1983年6月,他还没有娶宁婉君。

他们两个还没有见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