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时间:2022-05-05 00:25:40作者:小张

小说:神仙是怎么练成的

小说:都市

作者:老铁打成钢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修真界扫把星周琼终于飞升成仙,结果发现自己居然还是个临时工,这尼玛不能忍啊,于是他决定,用自己的实力,让仙界大佬们看看,什么是仙界最强打工人,赶紧让我转正吧。

《神仙是怎么练成的》免费阅读

全真门大师兄周琼,端坐在一座流光溢彩的阵法中间,表情有点小严肃,阵法带来的共振感让周凡感觉全身上下都痒痒的。

“师兄今天好严肃呀,突然有点不习惯了。”

“确实,师兄平时都是笑嘻嘻的,今天这幅模样,为什么我看到还是想笑……”

“嗤……别说了,今天是师兄渡劫飞升的日子,严肃点!”

“我很严肃啊,可是你看师兄自己都绷不住了,嘴角一直在抽抽……”

“诶嘿!真的也……”

“……”

周琼强忍着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要不是因为今天是他渡劫飞升的日子,阵法已经启动,作为阵眼不能乱动,他早就暴起揍人了。“哼哼……敢取笑我,等我渡劫以后有你们好看……”

“琼琼!不要有杂念!”一声怒喝,银发虚张的白袍老者快速打了几个法印,端坐在高台上。

“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了了,琼琼,哈哈哈……”渡劫池外的一应师弟们一个个都趴在地上大笑起来。

“师父!你看这帮狗贼!”周琼实在忍不了了,睁开眼睛大声抗议道。

“咳……咳……那个,所有弟子现在全部解散,不要影响你们大师兄渡劫。”老者摸摸下巴,右手虚挥,一股轻柔的力量将所有外围观战的弟子们推散出去。

随后老者继续打出一连串法印,天空中的乌云越来越浓郁。远远看去仿佛一个墨色的大漏斗,不停的盘旋。间或着道道银蛇飞舞其间,气势逼人。

“天道茫茫,幻化阴阳,两极交融,三生无穷!开!本命仙临!”周琼引气做法,随着一阵雷鸣,一道虚影在周琼头上慢慢凝聚,渐渐化为实体。只见一人,身着灰白长袍,长发如墨,形容枯瘦,但是眉眼间却又一片和善,两节弯曲的翘脚胡服帖地卧在朱砂般的嘴唇上方。

虚影现出身形后,天上的雷劫仿佛都收敛了许多。如果说刚才是黑云压城的话,现在顶多算是风雨欲来。

“多年未见,仙君依然是如此威风凛凛,真是羡煞小道啊。”白袍老者躬身一礼,向来者问候。

“无极掌门倒是无需客气,你要是想,随时都能破碎虚空位列仙班的。不过我倒还是羡慕你啊,宁为散人不做仙。你是不是都洞察了些什么?”来者随手捏了捏小胡子,笑着说道。

白袍老者就是无极宗的无极道长了,创宗千年以来,至今还没有换过掌门。

“哈哈哈,仙君慎言,天道不可窥,咱们顺其自然。”无极笑道。

“也罢也罢,六百年前你就是这样子,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样子,真是让人好生恼火。行了,我看看我的宝贝仙使。”灰袍人飘落到周琼面前,上下打量着。周琼感受到目光的注视,有些紧张。

唉,要不是小时候不懂事,何至于此!

思绪在周琼脑海中不断闪现。原来,灰袍人是周琼的本命神灵。沧海桑田,星河变迁,万年来也没有什么大战,尤其是在某位大拿努力近千年让仙魔冥兽四界达成和平共处五百项原则,四界相处和睦。但是架不住飞升的仙人越来越多,搞得仙界地价上涨,基本需求物资紧张,仙界之主不得不进行计划生育。哦,不对,仙人没有小丁丁,不能生育,是计划飞升,雷劫就是计划飞升的管理员之一,对控制仙口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而所有对仙界有贡献之大能者,可以在下界物色指定数量的修真者,培养飞升至仙界,有传承之意也能补充一下非正常人口减少。

当然,这样的培养飞升以后自然也就成了该仙人的门徒,所以现在的飞升者又被称为仙使。每千年仙界只有区区不过万个仙使名额,为仙界传承更新一点新鲜血液。要不是因为年年有道心不稳的小仙为道所困自我了断,估计这名额还得往下降。

周琼十二岁那年还在宗门前扫马路的时候,一个贩卖糖葫芦的商贩从周琼面前经过。年幼的周琦禁不住诱惑,询问得知一串要卖十文钱。周琼哪来那么铜钱?而且宗门都是以晶石为俸禄,那就更没有了。但是小贩一口咬死,非铜钱不可,你拿修真人士用的晶石给我一个凡俗之人那也没有任何用处啊。

周琼看着稻草杆上插着的晶莹剔透的十串糖葫芦,狠下心来,揣着自己剩下来的半块晶石,跑到宗门不远的小镇当铺。

“掌柜的!典当啦!”周琦把晶石丢到柜台上,双手扒着踮着脚望着柜台后面的掌柜。

掌柜的一眼便知是上品晶石,虽然只有半块,但是也值好几两银子了。掌柜不动声色问道:“小孩儿,你这个破石头想典当多少钱?”

周琦掰着指头一算,抬头说道:“一百文?”

掌柜心脏病都差点兴奋出来了,张着嘴巴不停的啊这啊这的寻思。这小孩不按套路出牌呀,莫不是路边捡来的,自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周琦一看掌柜犹豫,以为要价太高了,感情师父说晶石很值钱原来是骗人的,在凡间一点都不值钱。左思右想怕掌柜的不收,说道:“那要不……五十?”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掌柜的猝不及防被快乐闪了一下腰,忙扶着腰喘了会气,刚想答应,却听周琼说道:“这都不行吗,唉,十文总行吧?”

攒了三个月的晶石,没想到这么不值钱,唉。

掌柜的目瞪口呆,盯着周琼问道:“还能再低点不?”

“再低?再低我连糖葫芦棍子都买不起了,实在不行我就换一家……”周琼苦恼地说道。

“行……行……小朋友,我就出十万买下吧?”掌柜的迟疑地看了一眼周琼,周琼一喜,立马掂着脚把手张开伸向柜台。掌柜一看吓得不轻,连忙把晶石攥在手里:“小朋友,咱们这价钱谈好就不带反悔的!”

“谁跟你反悔,钱给我!一会卖糖葫芦的老头走了!”

掌柜的赶紧数了十文钱放在周琼手心里,“小朋友你可真是个砍价天才,你这价砍得我措手不及……”

周琼抓着钱,转身就跑,虽然只还了十文钱,但是掌柜的说话好听,还夸他天才。恩,这家店定点了!别的店都不会去了!

跑回山门,找了半天才找到卖糖葫芦的老爷爷,他坐在不远的一处树荫下,糖葫芦棍子插在边上的石缝间,亮晶晶的糖葫芦随风摇曳着。

“老头,糖葫芦!”周琼把手摊开伸过去,十文钱被他搓得发亮。

“好好好……”老友摘了一个糖葫芦给他,收下十文钱。看着周琼一口一个的吃着糖葫芦,笑着随口说道:“你那块晶石最少得值六两银子你知道吗?”

“啥?才六两!老头你可比当铺老板黑多了,哈哈哈,当铺老板给了我十文呢!”

“额……”老头捻了捻嘴角上翘的小胡子,“十文能比六两多?”

周琼吞下第一个糖葫芦球,用手比划着说道:“傻子都知道,十个手指头比六个多呀!”

“哦?”老头微微一笑,“但是一两银子可是能换千文钱啊!”

周琼瞠目一呆,愣了半天,把嘴里的糖葫芦吞干净以后喃喃道:“一个晶石六两银子,一串葫芦十文钱,我一个晶石十文钱,原本可以换六两银子……”

“对呀,你这次亏……”老头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周琼还在喃喃着,“六两银子就是六个千文钱,比来比去还是六个……”

“老头!你真坏!我明明可以换十文,你却叫我换六个千文,说到底你就是不想卖糖葫芦给我!”周琼指着老头大骂道。

老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千文钱可不是论个算的,按你的话说一千文钱就是一千个铜板啊。”

“恩?一千个!”周琼愣了,掰着指头算了半天,说道:“不够算呀……我只有十个手指头……”

“就是说你的晶石可以跟我买六百个糖葫芦啊。”老头笑着说道。

周琼被六百个糖葫芦吓了一跳,顿时委屈得涕泪横流:“你这个臭老头……呜呜……你说你只收文钱的……呜呜六百个糖葫芦……呜哇哇……你要是收晶石,我不就有六百个糖葫芦了!呜哇哇……”小周琼捂脸大哭,边哭边把糖葫芦往嘴里塞。

“要不,我带你去找那个掌柜的把钱要回来?”老头试探地说道。

“不行!呜呜……我们谈好的价格……呜呜……不带反悔的!呜呜呜……反悔可不行,不是君子所为……呜呜呜……”周琼边哭边说。

“你口口声声说不能反悔,却又哭个不停又是为了什么?”老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周琼说道。

“呜呜呜……我是在想,我怎么吃……呜呜呜……都没办法把这串糖葫芦……吃出……呜呜……六百串的感觉……呜哇哇……”

老头忍俊不禁,慈爱地伸手摸摸周琼的头,把整个扎着糖葫芦的稻草棒塞到周琼手里,笑着说:“好了好了,我把剩下的糖葫芦都送给你吃了。”

周琼接过稻草棒,看着老头,抽噎着说:“那怎么行……那你不就吃亏了吗?”

“哈哈哈哈……当然不是凭白给你的,我要你把这根扎葫芦的棍子交给你师父,这样糖葫芦就归你了。”老头笑着说道。

“此话当真??”周琼看着一扎糖葫芦,红灿灿亮晶晶,咽着口水,再看老头,已经不知去向,哪里都找不到了。周琼把手上剩下的糖葫芦全部吞下肚,索性擦擦眼泪,一手捧着稻草杆,一手拖着扫把,跑山上找师父去了。

入了无极宗大殿,周琼找到师父无极道长,刚想开口说道,突然摇摇头,转身蹲在一边把糖葫芦全扯了下来,然后一手握着一把糖葫芦,一手把稻草杆送到无极面前:“师父,山下一个老头说让我把这个给你。”

无极愣愣的看着周琼一顿操作,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周琦看见师父盯着自己,忙把攥着糖葫芦的那只手藏到背后:“师父,人家说了,棍子给你,糖葫芦是我的!”

无极不由莞尔,只见他接过稻草杆,一个法印打出。烟雾氤氲下,稻草杆变成一块银色的长牌。周琼愣愣的看着师父,心想:我去……这手段好……我以后一定要学会……能把破棍子变成银子使……

无极笑着看了一眼周琼,便低头看向手中的长牌。可是越看,神情越是不对,像是皱眉,又像是了然。眉头时而上升,时而紧锁。最后淡然一笑,将长牌递给周琼:“琼琼啊,那不是什么老头,可是天上的仙长哩。”

“啊?他那样的?仙长?”周琼一脸无语。修真为了飞升成仙他是知道的。但是那老头也算神仙?看着手上的长牌,一个字都看不懂,无极道长说那是天书,要一定的境界才能参悟……

周琼按照师父教给的功法修炼,这个功法和别的师兄弟都不一样。五十年后到金丹期才知道,这是仙长特意传授的功法。而师父无极告诉他,仙长喜欢的就是他的纯洁和心术,宁可吃亏也不毁约,还说周琼的天赋高超,完美契合自身派系的功法。

周琼一直有一个疑问,作为木下未飞升的师兄弟里资历最深的,其他师兄弟师父总是帮忙炼制各种法宝道具。可周琼一开口,师父就笑着说道:“你最大的法宝就是你自己,你的道。加油吧琼琼!奥利给!”

看过长牌他才知道,看上他的仙长主气运,是气运派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分支。而他的本命仙,就是整个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人不尊敬,无人敢得罪,走哪吃哪,去哪都是座上宾的——衰神!

周琼面部开始抽搐。怎么着?怪不得无论从修真的速度还是质量,周琼一直都比不上各位师兄弟,感情我的天赋高超就高超在衰上了?

还真别说,周琼有多衰呢?周琼的身上是没有任何财物的。就算有,后来也没有了。下山历练的时候弄死一位百年邪修,得到的储物戒中有灵晶千万,法宝无计。一天内,周琼就享受了四十三次被追杀的快感,都是为了储物戒而来。当干掉第十个追杀而来的杀手的时候,周琼悲催的发现,打斗间储物戒早就不知所踪。接下来的二十次追杀中,周琼差点快脱光衣服展示自己真的没有任何储物戒,真的遗失了,大家好心就帮忙找找,找到了里面的东西五五平分。

可是来的杀手都嗷嗷叫骂着说周琼侮辱他们的智商,一个个的往上冲。周凡无奈,只得还手将他们一个个揍趴下。直到最后第四十三号杀手在追击的路上无意中踢到一个储物戒,神念一看,我地个乖乖,无极宗真特么有钱……这储物戒真的给丢了……然后一伙杀手快快乐乐的分赃去了,留下周琼一人在风中凌乱。